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今期香港跑狗高报彩图 > 正文
李明德 素材整顿——狄仁杰同福心水54088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1-17

  李明德 素材整理——狄仁杰_图片/翰墨本事_PPT制造手法_合用文档。狄仁杰 人物一生 狄仁杰踏入仕路 狄仁杰年轻时出席科举,以明经录取,授汴州判佐,后得回河南路黜陟使阎立本的推 荐,升任并州都督府法曹。 仪凤年间,狄仁杰升任大理寺寺丞。全班人在一年内鉴定大批积压案件,涉及

  狄仁杰 人物一世 狄仁杰踏入仕途 狄仁杰年轻时参与科举,以明经考中,授汴州判佐,后获得河南路黜陟使阎立本的推 荐,升任并州都督府法曹。 仪凤年间,狄仁杰升任大理寺寺丞。我在一年内判决大批积压案件,涉及一万七千人, 却无一人冤诉,后改任侍御史。 调露元年(679 年),狄仁杰改任度支郎中,并加朝散大夫,后随唐高宗巡幸汾阳宫(在 今山西静乐),充任知顿使。 狄仁杰累职拜相 垂拱二年(686 年),狄仁杰被外放为宁州刺史。任内稳妥措置民族联络,深受仰慕。 宁州苍生立碑勒石,以称赞他的德政。其时,御史郭翰梭巡陇右,谴责了大都州县官吏。 但当所有人到达宁州(治今甘肃宁县)境内后,却继续听到本地黎民颂扬刺史,所以向朝廷推 荐狄仁杰。不久,狄仁杰被征拜为冬官侍郎。 垂拱四年(688 年),狄仁杰充任江南巡抚使。当时,江南之地遍布淫祠(指民间自行 摆设、不在祀典的祠庙)。狄仁杰奏知朝廷,焚毁淫祠一千七百余所,只留下四所祠庙, 以供奉夏禹、太伯、季札、伍员。不久,狄仁杰又改任文昌右丞。 同年九月,狄仁非常任豫州刺史。 那时,越王李贞在豫州(治今河南汝南)起兵抗衡 武则天。宰辅张光辅率军讨平叛乱,但却放任部将放肆讹诈。狄仁杰全体不予驯服,还正 言责骂张光辅,称其之罪甚于李贞。 张光辅埋怨在心,便于回朝后毁谤狄仁了得言不逊, 侮辱辅弼。狄仁杰于是被贬为复州刺史。 天授二年(691 年)九月,狄仁杰由洛州司马升任地官侍郎,代庖尚书工作,并加授同 凤阁鸾台平章事,成为宰辅。武则天对全班人道:“我们在汝南为官时有卓异的政绩,但却有人 在诋毁全班人,所有人可了解是我们吗?”狄仁杰答路:“要是陛下感到臣做错了,臣当改正;若是 陛下彰着臣并无谬误,这是臣的光荣。臣不想明白诋毁我的人是全班人,还会把我视为大家的朋 友。”武则天叹服。 狄仁杰谪贬彭泽 长寿元年(692 年)正月,酷吏来俊臣诬告狄仁杰等大臣谋反,将全班人搜捕下狱。当时 律法正派,一经鞠问即招认谋反的人可以减免极刑。狄仁杰马上服罪路:“大周革命,万 物惟新,唐室旧臣,甘从诛戮,反是实!”来俊臣获得口供,将狄仁杰等人收监,只待来 日行刑,不再严加防止。狄仁杰向狱吏借来笔墨,从被子上撕下一路帛,誊录冤枉景遇, 塞在棉衣里,请求送回家中。当真看管的王德寿并未起疑,让人送交给狄仁杰的儿子狄光 远。狄光远持帛书向武则天诉冤。 武则天看罢帛书,召来俊臣前来呵斥。来俊臣辩称:“臣并未对狄仁杰等人用刑,连 他们的冠带都不曾剥下,饮食寝宿也全数如常。倘使没有谋反的到底,我怎样肯招认谋 反?”武则天便派通事舍人周綝到狱中观望。来俊臣先给狄仁杰等人穿着齐截,尔后让周 綝入内侦查。周綝惧怕来俊臣,但是俯首帖耳,甚至都没有看狄仁杰等人一眼,便回去向 武则天复命。来俊臣还命人伪装狄仁杰等人的名义,假造《谢死表》,让周綝呈给武则天。 武则天决心亲身干预狄仁杰谋反案。她召见狄仁杰,扣问大家何故承认谋反。狄仁杰路: “我若是不供认投降,已经死于酷刑了。”武则天又问为何要作《谢死表》,狄仁杰则答 称并未写过。武则天便让人拿出《谢死表》,方清爽表章是杜撰的,因此免除狄仁杰等大 臣的极刑,整个贬为场所官。此中,狄仁杰被贬到彭泽,负责县令。自此,魏王武承嗣多 次条件诛杀狄仁杰,但都被武则天否决。 狄仁杰复居宰辅 万岁通天元年(696 年),契丹魁首孙万荣倒戈,并吞冀州,一时间河北摇动。武则天 为了安祥景色,起用狄仁杰为魏州刺史。当时,前任刺史为了抵当契丹,尽趋黎民入城, 缮修守城器具。但狄仁杰到任后,却让黎民返田耕种。孙万荣闻听狄仁杰被起复,不战而 退。魏州苍生争相立碑颂德。不久,狄仁杰调任幽州都督,获赐紫袍、龟带。武则天还在 紫袍上题写了十二个金字,以称道狄仁杰的厚途。 神功元年(697 年),狄仁杰再次拜相,管制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加授银青 光禄医生。那时,朝廷征发苍生保护安西四镇,以至有口皆碑。狄仁杰为此上表劝谏,又 倡导废除安东都护府,复立高氏为高句丽君主,停顿江南粮草运输,慰藉河北百姓。全部人的 倡议虽未被朝廷选取,但却得到了有识之士的同意。不久,狄仁杰又代庖纳言之职,兼任 右肃政台御史大夫。 圣历元年(698 年),突厥南下滋扰河北,洗劫苍生万余人。武则天委任狄仁杰为河北 途行军元帅,诛讨突厥,并许以利益行事之权。突厥军杀尽俘虏,由五回途(在今河北易 县西)璧还漠北。狄仁杰率十万大军追击,但未能追上,只得奉赵河北。武则天又委派狄 仁杰为河北道抚慰大使,让他欣慰河北。当时,河北百姓多被突厥胁从,在突厥退军后害 怕受到缠累,纷纭躲藏。狄仁杰奏明皇帝,宥免河北诸州黎民,使所有人旋里坐褥。 狄仁杰暮年存在 久视元年(700 年),狄仁杰进拜内史,随武则天巡幸三阳宫。其时,文武百官多随驾 前往,只要狄仁杰获赐宅第一所,喜好冠绝当朝。是年九月,狄仁杰病逝,终年七十一岁 [3] 。武则天废朝三日,追赠他们为文昌右相,赐谥号文惠。 神龙元年(705 年),唐中宗复辟,追赠狄仁杰为司空。 景龙四年(710 年),唐睿宗继位,追封狄仁杰为梁国公。 天宝六载(747 年),狄仁杰与张柬之、魏元忠等八人沿路配享太庙,附祭于中宗庙廷。 后晋天福六年(941 年),狄仁杰被后晋朝廷追封为太师。 逸事典故 狄仁杰无暇语俗吏 狄仁杰小功夫,家里曾有门人侵害。县吏前来查问,众人都争相争执,唯有狄仁杰自 顾看书,不理不睬。所有人面对县吏的呵叱,回答途:“我正在与黄卷之中的圣贤对话,哪有 时间理全部人这些世俗的官吏。” 狄仁杰沧海遗珠 狄仁杰畴前曾被小吏诬告。工部尚书阎立本时任河南路黜陟使,在鞠问之时体现他们是 个德才兼备的人才,拥护途:“孔子说:‘观过知仁矣。’全班人真可能谈是沧海遗珠啊。” 后 世遂用“沧海遗珠”例如隐藏人才或被湮没的人才。 狄仁杰白云亲舍 狄仁杰在并州做官时,父母远在河阳(治今河南孟县)。他们登上太行山,回想南望, 见一片白云在飘飞,对左右的人谈:“大家的双亲就住在那片白云下面。”全班人伫立怅望许久, 直到白云散去刚才隔离。 儿女遂用“白云亲舍”、“白云孤飞”等看成客居我们乡,担忧父 母之辞。 狄仁杰斗南一人 狄仁杰节制并州法曹时,同僚郑崇质要到很远的地位公干,可是全班人的母亲老大多病。 狄仁杰主动对郑崇质路:“你母亲病重,而全班人却要出远门,怎么能让亲人对远在万里除外 的所有人怀想呢?”我去见并州长史蔺仁基,条件替代郑崇质出行。蔺仁基杰出劝化,联念到 自身与司马李孝廉之间的交恶,深感羞愧,主动与李孝廉和解。我们还经常对人赞同狄仁杰 路:“狄公之贤,北斗以南,一人罢了。” 子孙遂用“斗南一人”比如全国并世无双的人 才。 狄仁杰整肃纲纪 高宗年间,左司郎中王本立倚恃皇帝宠信,高慢疯狂。狄仁杰弹劾王本立,央求将其 交付法司审理。但唐高宗却下诏宽宥。狄仁杰谏路:“国家即使匮乏人才,但却不贫乏王 本立这种人。陛下何以要吝惜此人,而亏损法律呢?要是陛下肯定要宽赦王本立,就请把 臣流放到无人之地,作为今后的忠贞之臣的卫戍!”王本立因而被坐罪。 厥后,狄仁杰诋毁司农卿韦机,称其所督建的宿羽、高山、上阳等宫室太过宏伟。唐 高宗遂将韦机解职,从此朝廷风纪骚然。 狄仁杰劝谏皇帝 左威卫大将军权善才、右监门中郎将范怀义误砍昭陵(唐太宗的陵墓)柏树,论罪应 当夺职,但唐高宗震怒之下却要处死我。狄仁杰却上奏申辩,感触二人罪不至死。唐高 宗怒途:“你们砍伐昭陵柏树,置所有人于不孝之地,必需处死。”狄仁杰直言道:“汉朝时 有人偷取高庙玉环,华文帝想要灭其族。张释之当廷诤谏路:‘假若偷取长陵一抔土,又 将何如科罪?’中文帝因此只杀其一人。陛下的律法悬挂在宫外阙门上,罪不至死而要处 死全部人,何如守信于世界?今朝只因误砍一棵柏树,便杀掉二位大臣,子孙又将如何敷衍 陛下?”高宗怒火稍解,解任二人的死刑。 狄仁杰统制宰辅时,有太高足央浼谒见皇帝,获取武则天的接受。狄仁杰劝谏途:“君 主唯有生杀权益不能假手于人,其他的都该当交付给联络个别解决。太学生告见,这是国 子监丞、主簿严谨的工作。倘若天子连这种事都允许,那些贵胄学生多达数千人,得下多 少诏令呢?陛下只要将明文法例陈述谁就行了。”武则天听取了我们的私见。 武则天到三阳宫避暑时,核准胡僧去推重安葬佛舍利。狄仁杰跪在武则天马前,劝谏 途:“佛是戎狄之神,不值得让皇帝屈尊驾临。胡僧野心多端,是想借此利诱黎民。而且, 沿路山途艰险窄小,见原不下几多侍卫。皇帝乃是万乘之尊,不宜前去。”武则天便半途 折回,途:“所有人是为了成全狄公的直臣之气。” 武则天暮年时,欲铸造一座浮图佛像,须要耗费钱财数百万,因府库不够,便让世界 的和尚每日捐赠一钱合营。狄仁杰进谏途:“做工不畏惧派遣鬼神,肯定要支使人力;庄 稼不会从天上掉下来,终于是由地里长出来的。这么做遏制的一定是百姓。而今疆土尚未 恬静,您应放宽徭役,免去不需急办的工作。尽管雇请工匠劳作,以此赈济穷人,但担搁 农时,也是放弃国家基础底细。铸造佛像,既费官府库财,又耗人力,若是一方爆发灾难,到 时又用什么去周济呢?”武则天遂作罢。 狄仁杰不信妖言 唐高宗前去汾阳宫时,路子妒女祠。当时,民间觉得穿戴雄壮的衣服过程妒女祠,会 招致风雷之灾。并州长史李冲玄预备征发数万民夫,其余开拓一条御道。狄仁杰道:“皇 帝出行,有千乘万骑随同,风伯为之清尘,雨师前来洒道,还怕什么妒女之害?”李冲玄 遂遏抑征发徭役。唐高宗得知后,叹路:“狄仁杰真是个大外子啊!” 狄仁杰犯人哭碑 越王李贞之乱后,武则天为处罚乱党,坐罪六七百家,籍没五千余口。司刑使催逼狄 仁杰行刑。但狄仁杰感觉占定有误,要求延缓行刑。所有人密奏武则天,感应一旦按此入罪, 将缠累甚广,何况这些人中有好多是被迫反水,并非原意所为,也许宥免,武则天便下诏 赦免我们的死刑,改为发配丰州。监犯们路经宁州时,宁州父老在旷野宽待,途:“是谁们 们的狄使君救了他的命吧?”罪人们遂彼此扶助着前往黎民为狄仁杰立的石碑前,痛哭 流涕,尔后又斋戒三日,刚才分隔宁州。我们达到丰州后,又为狄仁杰立碑,以颂恩情。 狄仁杰直责宰辅 宰衡张光辅讨平越王之乱后,纵容部下将士恃功欺诈,但却被狄仁杰所抗议。大家怒路: “他们这州官怎敢懒惰元帅?”狄仁杰严容而言道:“您率三十万大军安谧叛乱,但却不能 束缚士卒,反而钟爱大家对黎民施暴。越王李贞祸乱河南,而今死了一个李贞,却又生出 了一万个李贞。那些被压制叛变的人主动耗损城池,归顺朝廷,您何以要姑歇贪功的将士, 去追杀这些人呢?您就不怕冤声欣忭,直冲九霄云天吗!全部人如能请来尚方斩马剑,须要斩 杀我们这罪犯。到时所有人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 狄仁杰痛斥酷吏 狄仁杰被诬陷下狱时,御史台酷吏王德寿对我路:“您曾与杨执柔同在礼部为官,大家 思请您攀连杨执柔入狱,当作所有人升迁的台阶,可以吗?”狄仁杰怒路:“皇黎明土在上, 大家悍然让我狄仁杰做如许不义之事。”全班人以头撞柱,血流满面。王德寿吓得急速溜掉。 狄仁杰愧对娄公 娄师德曾推选狄仁杰为宰衡。狄仁杰对此丝毫不知,反而在拜相频仍摒除娄师德,使 得娄师德结果被放为外任。武则天问狄仁杰道:“娄师德贤明吗?”狄仁杰路:“全部人驾御 将领庄严守职,但是否睿智,我们们就不昭着了。”武则天又问:“娄师德知人吗?”狄仁杰 途:“臣曾与全班人们同朝为官,从没传说过你们们知人。”武则天拿出娄师德举荐狄仁杰的奏章, 途:“大家用他为宰相,就是娄师德举荐的,看来大家真实知人啊。”狄仁杰大惭,叹途:“娄 公盛德,他被他们马虎相待却不知道,我们不及所有人太远了!” 两荐张柬之 清代《吴郡名贤图传赞》中的狄仁杰画像 武则天曾问狄仁杰:“朕希望能找到一位出色的人才委以首相重任,您看所有人对比妥当?” 狄仁杰答路:“倘若您所要的是文采风流的人才,那么宰臣李峤、苏味路便是最相宜的人 选。但您若必然要寻得类拔萃的奇才,那就只要荆州长史张柬之了。张柬之年数虽老,但 却有宰衡之才。”武则天遂培育张柬之为洛州司马。 后来,武则天又让狄仁杰推选人才。狄仁杰路:“全班人们此前推荐的张柬之,您还没有任 用呢。”武则天路:“大家曾经给全部人们升了官了。”狄仁杰道:“我所推荐的张柬之是能够作 宰辅的人才,不是用来作一个司马的。”武则天所以委任张柬之为秋官侍郎,不久又拜其 为宰相。 保荐契丹降将 李楷固、骆务整是契丹将领,曾加入侵袭唐朝幅员,数次挫败唐军,结尾兵败降唐。 法司认为二人绝途来降,哀求依法论罪。但狄仁杰却道:“李楷固、骆务整皆勇猛出众, 若恕其极刑,抚以恩情,全班人必会感恩戴德,为国家千锤百炼。”全部人不顾亲友的劝阻,请 求宥免二将,并途:“只消对国家有利,他又怎能只为本身计划。”武则天遂赦免二将, 委以官职,让我挞伐契丹余党。 其后,李楷固、骆务整扫平契丹,在含枢殿行献俘之礼。武则天大宴群臣,席间向狄 仁杰举杯劝酒,路:“这都是您的收获。”狄仁杰答途:“这全靠陛下威灵,将帅悉力, 我们另有什么效力!” 内举不避亲 武则天曾命几位宰衡各自推举一待遇尚书郎,狄仁杰便选举本身的儿子狄光嗣。狄光 嗣因而被拜为地官员外郎,而且卓越称职。武则天赞路:“您不妨和内举不避亲的祁奚相 比了。” 外举不避仇 狄仁杰已往被贬官时,路经汴州得病,念留住半天治病,成绩被开封县令霍献可勒令 当日离境。狄仁杰贬谪彭泽时,霍献可已为御史,又当庭叩头苦谏,戮力请求诛杀狄仁杰。 其后,狄仁杰回朝复相,却举荐霍献可为御史中丞。 狄仁杰解梦复唐 武则天欲立侄子武三想为皇太子,询问宰相们的定见。狄仁杰道:“大家们看寰宇人都还 顾忌唐朝恩德,若立太子,非庐陵王(武则天第三子李显,即唐中宗)不可。”武则天大 怒。 自后,武则天做了一个梦,便让狄仁杰解梦。对于这个梦,汗青记载有两种途法: 1.武则天梦到自身下双陆(古板一种棋盘游玩),却万世不能赢。狄仁杰路:“双陆 不胜,是情由没有子了,这是天意在警示陛下。太子乃是天下真相,根基一动,寰宇就危 险了。” 2.武则天梦到一只大鹦鹉,两翼统统折断。狄仁杰道:“武是陛下的姓氏,两翼是指 二子。陛下现在只要庐陵王、相王(武则天第四子李旦,即唐睿宗)二子,只要起复二子, 两翼便能焕发。” 狄仁杰解完梦境,又道:“太宗皇帝翻山越岭,亲冒矢石,刚才悠闲寰宇,传于后代。 先帝将二子依附于陛下,陛下方今却要把天下交卸给外姓吗?并且,姑侄与母子哪个相合 更亲昵?陛下立儿子为太子,千秋万岁后或许配享太庙。若立侄子,从没听说有将姑姑配 享宗庙的?”武则天对此很不高兴,道:“这是朕的家事,大家不宜干预。”狄仁杰却道: “王者四海为家,世界的事都是陛下家事。君王是元首,臣下为行为,好似一个举座,况 且臣忝任宰辅,怎能不论呢?” 厥后,武则天渐渐醒觉,派使者赶赴房州,将李显荫蔽接回洛阳。她将李显藏在帐后, 而后召见狄仁杰,无意路起庐陵王之事。狄仁杰恳请意切,致使呜咽不止。武则天便将李 显唤出,对狄仁杰途:“朕如今将皇太子还给他们。”狄仁杰磕头膜拜,又路:“太子回朝, 但却无人真切,人言纷繁,如何手法让人信任呢?”武则天便先将李显计算在龙门,而后 按礼节迎回宫中。满朝文武、全国苍生无不喜悦。 但李显对狄仁杰却稍显凉薄。一次,武则天在三阳宫病沉。狄仁杰为了不乱李显的太 子之位,趁便提议让其监国,最终因大臣的停滞而未能告终。李显复辟后,刚刚大白这件 事。大家对宰辅杨再思途:“人臣本事儿,必在一心。全国岂有皇帝适才沾病,就让太子监国 的途理。这是狄仁杰在创设私惠,思趁便媚谄他们。” 狄仁杰君臣亲信 武则天优秀敬重狄仁杰,常尊称他为国老,从不直呼其名,对全部人的退歇哀求永世不予 接受。她不让狄仁杰行跪拜之礼,途:“每当看到您膜拜的时期,朕的肉体城市感触疼痛。” 此外,白姐精选资料二四码。武则天还夺职狄仁杰傍晚在宫中值班的义务,并正告官员途:“假若没有独特危急 的军国大事,就不要去扰乱狄公了。” 狄仁杰去世后,武则天痛哭道:“朝堂空矣!”以后,朝廷每有大事不能肯定,武则 天城市念起狄仁杰,叹途:“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早夺走全班人的国老。” 狄仁杰桃李满门 狄仁杰任相时刻,先后推举荆州长史张柬之、夏官侍郎姚崇、监察御史桓彦范、太州 刺史敬晖等数十人。这些人厥后都成为唐代名臣。曾有人对狄仁杰路:“解决全国的贤达 之臣,都出自您的门下啊。”狄仁杰却道:“举荐贤才是为国家联想,并不是为我个人打 算。” 后代遂用“桃李满门”、“桃李满寰宇”比喻一私人弟子浩繁,在在都有。 狄仁杰纵博褫裘 武则天曾把南海郡奉献的集翠裘奖励给男宠张昌宗,让你们当面穿上,一起玩双陆嬉戏。 狄仁杰恰巧进来奏事,武则天便让全部人和张昌宗一齐玩双陆。狄仁杰道:“三局两胜,臣用 身上的紫袍赌张昌宗穿的这件皮袍子。”武则天笑途:“全部人这件皮袍价值胜过掌珠,您这 紫袍无法对等。”狄仁杰苛容道:“所有人这件紫袍,是大臣朝见天子时所穿的服饰,典雅无 价;而张昌宗的这件皮袍,只可是是因宠幸而得的嘉奖。两件相对,所有人还不敬佩呢!”武 则天只好高兴。张昌宗觉得汗下悔恨,派头灰心,僻静无语,连连铩羽,收场将集翠裘输 给了狄仁杰。狄仁出色宫后,将集翠裘送给一个家奴穿上,策马而去。 人物评议 武则天:地华簪组,材标栋干。城府凝深,宫墙峻邈。有八龙之艺术,兼三冬之文史。 雅达政方,早膺朝寄。出移节传,播良守之风;入践台阁,得名臣之体。岂惟怀途佐明, 见期于管乐;故以谒诚匡主,想致于尧舜。九重肃侍,则深陈可否;百辟在庭,则显言得 失。虽庄重打点,礼被于皇闱,而基酌轻沉,事隆于紫诰。(《授狄仁杰内史制》) 高适:梁公乃贞固,勋烈垂册本。昌言太后朝,潜运储君策。待贤开相府,共理登方 伯。至今青云人,犹是门下客。(诗作《三君咏·狄梁公》) 杜甫:狄公执政在晚年,浊河终不污清济。国嗣初将付诸武,公独廷诤守丹陛。禁中 决册请房陵,前朝长老皆流涕。太宗社稷一朝正,汉官威仪重昭洗。(诗作《狄明府》) 范仲淹:宇宙闭,孰将辟焉?日月蚀,孰将廓焉?大厦仆,孰将起焉?神器坠,孰将 举焉?岩岩乎克当其任者,唯梁公之伟欤!……商有三仁,弗救其灭;汉有四皓,正于未 夺。呜呼!武暴如火,李寒如灰,何心不随,何力可回!你公悲哀,拯天之亡,逆长风而 孤鶱,今日头条发布34987香港马会资料年度数据陈诉郭德纲于谦相声成80,诉大川以独航。金可革,公不行革,孰为乎刚!地可动,公不可动,孰为乎方!一 朝感通,群阴披攘。天子既臣而皇,宇宙既周而唐,七世发灵,万年垂光。噫!非天下之 至诚其孰能当!(《唐狄梁公碑》) 徐积:李氏山河势若终,手提长剑截长虹。请将唐室再起事,可比汾阳更生功。直路 不为败,逆鳞深得诤臣风。儒生若有逢时幸,大概勋劳尽在公。(诗作《书狄梁公传》) 杨果:牝鸡声里紫宸寒,神器都归窃防间。一语唤回鹦鹉梦,九霄夺得凤雏还。荒坟 寂莫临官路,清节傲岸直泰山。为问模棱苏相国,当年相见愧何颜。(诗作《狄仁杰墓》) 危素:大江从西来,万里流荡荡。维唐社稷臣,勲业载旂常。天子在房陵,女后御明 堂。晨闻牝鸡鸣,腥闻溢穹苍。猗公秉忠义,耿耿立庙廊。将就极黾勉,论议忽慨慷。载 御卷冕归,宗社赫有光。岂徒保国祚,实欲扶天常。云孙江州牧,宫庙荐烝尝。豆笾孔严 洁,丝石载铿锵。再拜久屏息,低回想忠良。作歌劝臣子,百代踵遗芳。(诗作《梁国狄 文惠公新庙诗》) 王夫之:①若夫社稷臣者,以死卫主,而安宁以处,期不自丧其臣节,如谢安之于桓 温,狄仁杰之于武氏,亦岂矫矫自矜以要权奸之知遇乎?②仁杰骤贵于武后之朝,当高宗 之世,未曾位大臣、秉国政,权固轻矣,故不能不假权于武后以济大难。 ③狄公之与张 柬之皆有古大臣之贞焉,故志相输,信相孚也。 ④狄仁杰之仕于伪周也,庙已改,君已 囚,无可仕矣。而仁杰当高宗之世,未与大臣之列,则舍武氏不仕,而更无可执国柄、进 忠贤、认为兴复之基。灼知其逆,而投身以入,不恤垢辱以与从逆之臣齿,非但一死之不 惜,操心愈隐,怀贞愈烈,尤非夫人之所可托者也。 乾隆帝:①狄仁杰屡次相彼经心乃事,而后世反以复唐之功归之,是皆托于明哲保身 宽柔以教之论,而未终读夫子至死安靖之语,口角反常莫甚于此。②仁杰不承则死于拷掠 之对,明是贪生。论者感应留其身以复唐祚,然终仁杰之世,唐祚何尝复哉?虽云善善欲 长,未免阿其所好。③仁杰叹师德盛德,足见恩怨彰彰,未忘芥蒂。盖当时着名者莫如仁 杰,不惟师德称贤,即儿女读书无识者,孰不以仁杰为贤乎?余少时亦有仁杰非感知己之 深,乃服其韬晦,且以复唐自任之论,今以武氏永久夺唐祚,及仁杰不能匡复观之,难免 走嘴。 王翰:峩峩太行山,悠悠行子心,凭髙望乡国,白云翳遥岑。目触心亦驰,亲居宛在 临。欲发久裴回,悒悒伤中襟。孝哉狄文惠,才器真遗珠。推毂五龙起,扶日归天衢。元 功照简策,存与六闭俱。许公纯孝心,羮墙见昏晓。辞家旷定省,作郡理焦躁。懐亲慕昔 贤,襟韵同表表。惟此逺业期,令誉庶终保。(诗作《望云生》)